建兴十二年秋

[韩叶/庚昀/靖苏/诚台/玄亮/哈斯/福华]十年对手 最多回忆

【靖苏】琴剑

#私设#
#时期.帝琰#
#渣.二改.片段短小#
[无头无尾不知所言/想了想还是打上tag/捂脸跑]

剑如虹。
剑锋偏转,旋回成势。

弦成歌。
弦音轻颤,微鸣如诉。

落花浮清酒,剑映寒光。

“陛下剑术,果真不凡。”指尖轻抚琴弦,收回颤音。

归剑入鞘。

“你见多了不凡的剑术,我这等拙技算得上什么。”剑置琴前,执起清酒浅尝。
“自然是不同的,”梅长苏敛眉浅笑,“陛下英武之气,是学不来的。”
萧景琰凝眸望着眼前的人,将其深深望进眼底。

“先生琴艺,亦是不凡。”

这人正坐于梅树之下,昔日白衣,倒尽数掩去锋芒,只留温润如玉。

白衣梅树当真是衬他。

梅长苏执起酒:“请。”一饮而尽,终是急了些,掩面便咳了起来,身体不由弓起,手指攥住桌角,指节发白,面色也憋得通红,似是喘不过气来。萧景琰忙越过几案,将人扶住,轻轻拍抚背部,把人拢入怀中。

怀中人的咳嗽声堪堪止住,手却抓紧萧景琰的衣袖:“我没事…”
“只由你胡闹这回,不定哪日我要被你吓死。”萧景琰皱眉沉声道。

梅长苏闭着眼平复呼吸,少顷睁开,眼角有些泛红,望着那一双鹿眸只笑着应和。

“这满园的梅花,终究是要谢的。”

萧景琰手一颤,又握住人的,轻轻收紧。他的手掌滚烫,氤着层薄汗,将梅长苏冰凉的手整个包住。

“那又如何,我将落梅收起,让母后做梅花酥,”轻叹一声,“待秋去冬来,照样锦盛满枝。”

说罢仰面望着满树繁盛。

他曾无数次驻足于此,独酌叹恨,孤赏群芳。

空待故人归。

终究物是人非,却何其幸运,琴剑始相合。

评论

热度(18)